無人機改變了戰爭 但沒有改變結果

烏克蘭戰爭帶來的教訓是,雖然無人機具有戰術和作戰價值,但它們在戰略上仍然無關緊要。

烏克蘭戰爭帶來的教訓是,雖然無人機具有戰術和作戰價值,但它們在戰略上仍然無關緊要。

無人機一直是烏克蘭戰爭的核心。一些分析人士聲稱,無人機重塑了戰爭,不僅產生戰術的影響,也塑造了作戰和戰略結果。

戰術、作戰與戰略

區分這些不同階層的戰術很重要。戰爭的戰術階層涉及的是戰場上的行動,像是巡邏和突襲。戰爭的作戰階層則表徵了軍隊為實現更廣泛的軍事目標而同步進行的戰術行動,例如摧毀敵對勢力的組成。戰爭的戰略階層與這些軍事目標如何結合以實現政治目標有關,尤其是結束戰爭。
在烏克蘭戰爭中,無人機在這三個層面上取得了哪些成就?
越來越多的證據以及包括我自己作為一名研究無人機戰爭的軍事學者所做的研究顯示,無人機已經為烏克蘭和俄羅斯帶來了一些戰術和作戰上的成功。
然而它們在戰略上卻是無效的。儘管烏克蘭越來越多地使用無人機,但並沒有將俄羅斯趕出頓巴斯地區,俄羅斯也沒有摧毀烏克蘭的抵抗意志。

烏克蘭的無人機戰爭

烏克蘭的無人機戰爭演變方式與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使用無人機的方式不同。

首先,美國在全球範圍內使用無人機,而且往往是未得到聯合國承認或沒有美軍駐紮的衝突地區。與這種「超視距」打擊模式不同,烏克蘭和俄羅斯在國際公認的以兩國邊界為界的衝突中使用了無人機。

其次,美國擁有武裝和連網無人機,例如世界上最先進的「死神」無人機。烏克蘭和俄羅斯已經採用了更廣泛的中低階無人機。

烏克蘭的「無人機大軍」由更便宜且易於武器化的無人機組成,例如中國製造的大疆無人機。烏克蘭也運作了土耳其製造的TB-2 Bayraktar無人機——無人機中的「Toyota Corolla」。

英國國防與安全智庫皇家聯合軍種研究所估計,烏克蘭每月損失 1 萬架無人機,一年內無人機數量將超過士兵數量,這意味著烏克蘭將獲得超過 200 萬架無人機。為了管理這些能力,烏克蘭最近建立了一個新的武裝部隊分支:無人系統部隊。

俄羅斯的回應是進口伊朗製造的Shahed-136攻擊無人機。它還擴大了國內的無人機生產,例如用於監視的「獵戶座10」和用於攻擊的「柳葉刀」 。

俄羅斯計畫在 2025 年之前在一座占地 14 個足球場的新工廠生產至少 6,000 架以 Shahed-136 為原型的無人機。這還不包括俄羅斯每月採購的10 萬架低階無人機。

第三,美國利用無人機打擊其所謂的高價值目標,包括恐怖組織的高層。烏克蘭和俄羅斯將無人機用於更廣泛的戰術、作戰和戰略目的。
分析人士經常將這三個層級的戰爭混為一談,以證明他們的說法是正確的,即無人機正在重塑衝突,但等級是不同的。

戰術效果

無人機對戰爭戰術階層的影響最大,這是烏克蘭和俄羅斯戰鬥的特徵。
眾所皆知, 2022 年 2 月 24 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月後,烏克蘭航空偵察部隊(Aerorozvidka Air Reconnaissance Unit)用無人機攔截了一支從切爾諾貝利前往基輔的大型俄羅斯車隊。它透過摧毀綿延近 50 英里緩慢行駛的車輛來實現這一目標,導致俄羅斯放棄前進。

兩國軍隊也採用了低階的「第一人稱視角」無人機,例如美國製造的彈簧刀或俄羅斯的柳葉刀,來攻擊坦克、裝甲運兵車和士兵。俄羅斯和烏克蘭軍隊越來越多地使用這些第一人稱視角無人機,與其他用於偵察和瞄準的低階無人機結合,以壓制敵方部隊。

壓制——暫時阻止敵方部隊或武器執行其任務——通常是為砲兵保留的角色。例如,壓制性火力可以迫使地面部隊躲在戰壕或掩體中,並阻止他們穿過開闊的地面。

操作限制

無人機在戰爭作戰層面上不太成功,戰爭的目的是將戰鬥整合到實現更廣泛軍事目標的戰役中。

2022 年春季,烏克蘭使用 TB-2 以及其他能力在黑海擊沉了俄羅斯旗艦「莫斯科」號。此後,烏克蘭官員聲稱又摧毀了 15 艘俄羅斯船隻,並損壞了另外 12 艘。

烏克蘭也使用海上無人機(無人船)破壞連接克里米亞和俄羅斯大陸的刻赤大橋,並攻擊波羅的海和聖彼得堡附近的燃料庫。

這些行動和其他行動雖然令人印象深刻,但暫時擾亂了俄羅斯利用黑海封鎖烏克蘭糧食運輸、向烏克蘭發射飛彈以及為其士兵補給的行動。

問題在於烏克蘭缺乏空中優勢,這促使其使用無人機軍隊來執行通常由轟炸機、噴射機、攻擊直升機和高端無人機執行的任務。

儘管丹麥和荷蘭承諾向烏克蘭提供F-16戰鬥機,以取代該國老化的飛機,但它們尚未抵達。我的研究還表明,由於擔心與俄羅斯的危機升級,美國可能不會向烏克蘭出售先進的「死神」無人機。此外,這些無人機很容易受到俄羅斯綜合防空系統的攻擊。

缺乏空中優勢加劇了干擾和欺騙等戰術挑戰,同時削弱了烏克蘭阻止俄羅斯機動自由的能力。

戰略神話

儘管有這些戰術效果和有限的作戰收益,無人機在戰略上是無效的。
無人機沒有、也不可能影響烏克蘭戰爭的結果。他們沒有允許烏克蘭打破與俄羅斯的僵局,也沒有鼓勵俄羅斯結束對烏克蘭的占領。

就無人機的戰略意義而言,其影響是心理上的。

俄羅斯和烏克蘭利用無人機恐嚇對方公民,並進行宣傳以堅定本國公民的決心。俄羅斯和烏克蘭領導者也認為無人機具有優勢,鼓勵他們投資這些能力並延續我所說的「無人機崇拜」。

烏克蘭的教訓是,雖然無人機在戰爭的戰術和作戰階層具有一定價值,但它們在戰略上卻無關緊要。它們並不是靈丹妙藥,無法提供改變遊戲規則的能力來決定國家的命運。

相反,各國必須依靠經過時間考驗的聯合兵種機動,即在特定時間和地點整合人員和武器系統,以實現針對對手的特定目標。當這些影響在戰爭過程中累積時,就會暴露出軍隊所利用的弱點,而且往往是在盟友和夥伴的協助下。

只有這樣,各國才能實現確保政治成果(例如透過談判解決問題)的軍事目標。

原文出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