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戰事 需由美發揮領導作用

當俄羅斯坦克入侵、巡航飛彈和無人機如雨般落下時,烏克蘭人以堅韌的毅力、高度積極的戰鬥力量和自己的無人機浪潮做出了回應。這個擁有 3,800 萬人口的國家一直堅定地對抗世界上最大的軍隊之一,部分原因是使用無人機作為寶貴的力量倍增器。無人機(UAV)在現代不對稱戰爭中發揮重要作用,但如果美國不挺身而出,其合作夥伴和盟友將繼續轉向中國和伊朗購買這項技術。

當俄羅斯坦克入侵、巡航飛彈和無人機如雨般落下時,烏克蘭人以堅韌的毅力、高度積極的戰鬥力量和自己的無人機浪潮做出了回應。這個擁有 3,800 萬人口的國家一直堅定地對抗世界上最大的軍隊之一,部分原因是使用無人機作為寶貴的力量倍增器。無人機(UAV)在現代不對稱戰爭中發揮重要作用,但如果美國不挺身而出,其合作夥伴和盟友將繼續轉向中國和伊朗購買這項技術。

無人機的演化

莫斯科和基輔都使用無人機來收集情報、捕獲目標和空襲,以造成毀滅性影響。無人機已經從單純的情報、監視和偵察(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ISR) 工具演化成能夠酬載重達 500 磅彈藥、以超常的精度打擊目標的致命武器。憑藉強大的處理能力,無人機可以快速識別、追蹤和攻擊目標。

如果烏克蘭沒有無人機

無人機也成為延長通信線路、為執法單位收集情報,以及向有爭議地區運送物資的關鍵。烏克蘭利用無人機成功對俄羅斯境內發動大規模攻擊,對俄羅斯能源基礎設施造成重大破壞,摧毀海軍基地和造船廠,損壞多架俄羅斯軍用飛機。然而,如果沒有無人機、電子戰設備和其他防禦支援的持續供應,烏克蘭的努力將受到俄羅斯軍隊規模和優勢的限制。

基輔的替代供應鏈

戰爭初期,烏克蘭大量使用廉價的中國商用無人機執行戰術任務。然而,僅僅幾個月後,基輔就開始注意到問題:中國無人機製造商大疆似乎正在向俄羅斯洩露烏克蘭軍事陣地的資料。事實證明,中國無人機也容易受到俄羅斯強大干擾和電子戰攻擊的影響。隨後,2023 年 7 月,中國開始限制向烏克蘭銷售無人機,同時繼續供應俄羅斯。面對取代構成其殺傷鏈基石的小型無人機的挑戰,基輔開始尋找其他地方。

現在,數百架美國生產的無人機正在烏克蘭各地使用,以破壞俄羅斯的補給線,並幫助記錄俄羅斯的戰爭罪行,包括俄羅斯對平民、醫院、學校和基礎設施的攻擊。這些無人機易於使用,並且可以安全地離線操作。它們由下一代人工智慧和自主能力提供支援。而他們快速、迭代的軟體更新可以領先俄羅斯的反制措施,大大增強烏克蘭抵抗俄羅斯軍隊的能力,幫助烏克蘭重新獲得戰場的作戰控制權。

為美國的盟友提供不對稱能力

美國的合作夥伴和盟友正在註意到這一點。利用快速的軟體現代化和技術進步,為規模較小、能力較弱的國家面對更大的對手提供了公平的競爭環境。即使是台北,面對一個國防預算相當於整個台灣GDP 規模的對手,也可以在危機中維持對台灣島及週邊海域的情監偵,為其通信系統注入彈性,並以不對稱能力瞄準前進的中國軍隊,例如大量小型多功能的無人機。

台灣和印太地區其他國家面臨的問題是,中國 DJI 和 Autel的廉價無人機充斥著市面,占據了全球小型無人機90%的市場。事實上,中國加大投資先進無人機技術,努力使中國製造的無人機更具成本效益和能力 — — 同時發展無人機群和隱形無人機等新的軍事能力,並提供數億美元和穩定的支援。

美國製造

美國的盟友和合作夥伴需要美國製造的無人機,而不是中國或伊朗製造的無人機。即使在危機中,美國自己的軍隊也需要擁有具可靠供應鏈、先進且安全的無人機。作戰人員手中的數千架新型美國無人機可以擴展戰場洞察力並加快決策和行動的速度。

隨著拜登政府尋求恢復美國製造業,無人機市場是一個值得投資的主要產業,另外還有急難救助市場。美國無人機製造商可以(並且確實)與軍事人員密切合作,根據使用者、任務和環境快速迭代設計。因此,美國國防部(DoD)已邁出了投資該產業的第一步,支援無人機和人工智慧自駛車的快速發展。國防部還可以利用為烏克蘭新獲得的補充資金的一部分向烏克蘭提供美國無人機——無論是作為新採購還是從現有的美國軍用庫存中提取。

值得投資的產業

美國國務院也應為國際執法領域的無人機應用提供資金,並在盟國和合作夥伴中推廣美國無人機的能力。作為與外國的主要接觸點,使館官員應警告其他國家使用中國製造的無人機的風險,美國的商務服務官員應與國務院合作,推廣美國製造的替代品。國會也應增加對成功利用無人機技術支持其任務的國務院計畫的資助,例如國際麻醉藥品和執法事務局在情監偵無人機的幫助下打擊跨國犯罪的努力。

全球對更多無人機技術的需求明顯。根據產業分析,全球無人機市場將從2022年到2026年翻一番,然後再翻三倍,到2030年將達到1600億美元以上。和其他對無人機需求量大的國家將被迫向美國對手尋求更便宜的選擇,並接受隨之而來的國家安全風險。

即刻投入大量資源

如今,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主導全球商用無人機市場。為了支持美國的盟友並確保未來衝突中的軍事優勢,美國必須重申在快速、迭代的無人機大規模開發和生產方面的領導作用。美國公司必須投入大量資源並規模化生產,華盛頓幫助美國製造商超越中國競爭對手,並保持對烏克蘭等盟友的支持,烏克蘭的戰場經驗進一步證實了美國努力的重要性。

本文作者馬克蒙哥馬利是保衛民主基金會的資深董事和資深研究員。他在美國海軍服役32 年,擔任受過核訓練的水面作戰軍官,於2017 年以海軍少將的身分退休。

原文出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